警犬——是“戰友”亦是“親人” (1/7)

2021年08月25日 18:14 來源:廣西新聞網 作者:王威 范羽 編輯:羅珊珊

圖片載入中,請稍候...

執勤中石軍與”軍刀“親切互動。廣西新聞網通訊員 范羽 攝

廣西新聞網龍州8月25日訊(通訊員 王威 范羽)蹲立在地,兩耳直立,炯炯有神的雙眼閃爍著黑黝黝的光芒,仿佛時刻準備著等待主人一聲令下,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撲向敵人,這就是人們心目中的警犬,威武、高大、勇猛而又忠誠!皯鹩选睙o言,守邊有功。在中越邊境的廣西龍州,他們是一股神秘的力量,與民警并肩戰斗在疫情防控一線,而這群“神犬奇兵”的背后都有一名警犬馴導員,他們與心愛的"警汪"日夜奮戰在疫情防控第一線,訓練中共沐風雨,工作中如影隨形,他們是“戰友”亦是“親人”。

利刃出鞘,初見“軍刀”

從軍人到警察,石軍干一行愛一行,愛一行鉆一行,鉆一行精一行。在部隊的時候,他是中隊的“隊草”,又是軍事素質突出的標兵。2018年12月公安邊防部隊改革,當時邊境一線警犬查緝技術缺乏,他便主動報名參加警犬馴導員培訓,從此開啟了他難忘的馴犬經歷。

按照上級部署,2019年10月廣西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選派70名馴導員到江蘇南京,委托公安部南京警犬基地開展為期3個月的集中培訓。成功步入警犬馴導員行列的石軍,第一次接觸警犬“軍刀”,是在南京警犬訓練基地學習的時候,也是從那個時候,他就確信“軍刀”將是陪伴他職業生涯的第一只警犬。

“晴天一身汗,雨天一身泥,常年一身臭”人們用這句話形容警犬馴導員工作。馴犬講究“冬練三九、夏練三伏”,越是艱苦的條件、惡劣的天氣,越要加強訓練,夏天近40攝氏度的室外高溫,馴導員跟隨警犬高強度奔跑,練習訓練科目,人就像水撈出來一樣;冬天低溫,人在室外幾乎被凍僵,一個指令進行千百次的重復強化,一天下來渾身上下又酸又疼,沒有真心的熱愛、強大的信念支撐,很難堅持下來。功夫不負有心人,經過近兩年苦累的努力,他終于從警犬馴導的“門外漢”變成了警犬馴導員中的“高精尖”。

無言戰友,警汪“兒子”

“疫情期間你執勤要更加注意安全,知道了嘛?”8月16日,警犬馴導員石軍與妻子視頻通話,許久未見的妻子在電話中不斷地叮囑。疫情期間嚴格執行“三個七”工作法,石軍已經有快兩個月沒回家了,由于長時間未見,兩個兒子目不轉睛地隔著手機屏幕探出小腦袋看著他。 讓他不禁心酸,想起上一次歸家,他抱住他的兩個孩子,孩子們就哭,長時間的分離導致他們有些生疏,但他的家庭很支持他的工作,在“大家”與“小家”之間,他總是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。

在平日的訓練中,“軍刀”需要掌握、盤查、撲咬、服從等技能,以便更好地配合開展警務活動!榜R里努阿犬是烈性犬,很有爆發力,在關鍵時刻可以協助警察抓捕危險嫌疑人。而在生活中,警犬“軍刀”是如影隨形的無言“戰友”,也是自己的第三個“兒子”,盡管他的雙手、雙腿滿是“軍刀”訓練過程留下的咬痕。

2021年8月6日,這天是星期六,石軍同另一名馴導員阿楓照常帶著“警汪”們來到操場,進行撲咬訓練。在進行仔細的護具穿戴檢查后,扮演“偷渡分子”的石軍自信滿滿,開始對“軍刀”進行挑逗、試探,說話間,只見“軍刀”一個箭步就來到石軍面前,隨后高高躍起,緊緊咬住了戴在石軍手臂上的護具。突然,石軍急促地喊道:“阿楓、阿楓,趕緊過來,護具好像被咬穿了!”戰友阿楓見狀,立即向前查看,只見石軍右手鮮血直流。經過檢查才得知,由于護具長期使用,加之每次撲咬訓練的咬痕相對固定重合,導致護具直接被“軍刀”咬穿。

經過必要的包扎處理后,石軍回到了自己的住處已近夜深,推門近前,只見“軍刀”一改平日高傲風格低著頭,活像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孩。石軍見狀,差點沒笑出聲來,因為在他的心底,從來沒有因為訓練受傷而責備過眼前的“警汪”兒子。石軍隨即俯下身子,用手輕輕地撫著“軍刀”的頭……

榮耀傳承,警犬“奇兵”

“軍刀”是頭馬里努阿犬,在它的身上,傳承著警犬的基因與榮耀。馬里努阿犬主要是治安巡防犬,配合民警工作起到震懾作用。面對復雜多樣的任務,“軍刀”是他離不開的工作伙伴。

2021年8月19日凌晨3時許,淡淡的月光透過邊境護欄,散在滿是枯枝、雜草的小路,石軍正帶著“軍刀”和同事們一起在便道上開展例常巡邏。突然,“軍刀”狂叫不止,齜著牙做出了防備的姿態,石軍立刻警覺過來,彎下腰,瞥見路上依稀有零零散散的腳印,他意識到今夜的邊境線可能不太平。

果不其然,不遠處“軍刀”又發現了遺落的行李并不斷地朝著邊境一處山腰吼叫,順著“軍刀”吼叫的方向,石軍發現了偷渡人員蹤跡,最終在離邊境線直線距離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將4名偷渡分子抓獲。而此時已是凌晨五點,山里的霜霧襲來讓石軍不禁寒顫,現在鄰國疫情十分嚴峻,若是讓這群偷渡分子闖入國門邊境,后果不堪設想,石軍不禁摸了摸一旁蹲立在側的“小功臣”軍刀的腦袋,抬頭望向了家的方向......

有人說,警犬是無言的戰友?墒妳s不這樣認為,他覺得自己的“軍刀”就像一個會說話的孩子,每個眼神、每次吼叫都有著它特定的含義。石軍常常和同事玩笑道:“天天和它待在一起,如果連它想說什么、想干什么都不知道,那就太陋(差勁)了!”

( 1 / 7 )
>>更多精彩圖集推薦
日本A级视频